美国加快推动进攻性网络行动应引起高度警惕

发布时间:2024-02-09   来源:桂畅旎  浏览次数:76
文 | 《中国信息安全》杂志社 桂畅旎2024年2月2日,美国网络司令部副司令、空军中将蒂莫西·霍正式接替保罗·中曾根,出任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以及国家安全局局长和中央安全局局长。蒂莫西·霍是一名老牌的美国军事情报官员,在加入网络司令部前,主要领导美空军内与监视、侦察和信息活动相关的机构。在美国两党林立的背景下,蒂莫西·霍能够顺利当选离不开当前美国政府更趋激进的网络战略转型的需要,这对全球网络空间安全和稳定将带来严重挑战。


“进攻性行动”的战略安排

2023年9月,美国防部发布非机密版《2023年网络战略概要》,作为拜登政府首份网络军事行动顶层文件,战略明确将继续与网络空间的对手交战,破坏所谓恶意网络参与者的活动,增强关键基础设施网络韧性,为赢得所谓的“决定性十年大国战略竞争”做好准备。战略暴露出美加快备战网络战、推动网络空间军事化的意图,建立在美国防部多年的重大网络空间行动基础上,并从俄乌冲突中网络能力的运用中汲取经验教训,推动将网络能力融入到作战能力中,公然为进攻性网络行动张目。


“遏制中国”的对手塑造

美军政各界可谓精准掌握当前美国内“逢中必反”的政治气氛,将中国视为美在网络安全领域的首要威胁,不仅老生常谈再次搬弄“数字威权主义”“网络间谍威胁”“黑客攻击”等陈词滥调,还特意为中国量身定制打造了新词,宣称中国是美在网络空间“步步紧逼的挑战”,在中美之间营造紧张氛围。美军方甚至鼓吹,若中美发生冲突,中国将对美国本土发动具有破坏性的网络攻击,暗示美国要在网络情报、作战、舆论、国际规则等方面做好准备。“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美网军正处于关键转型期,持续造谣抹黑中国背后别有用心。斯诺登事件爆发已逾十年,美国防部正是被斯诺登揭发在全世界实施大规模网络监听的主体,其推出这轮“贼喊捉贼”的戏码,通过夸大对手威胁从而转移国际舆论焦点,可谓为重操旧业做足了准备。


“持续交战”的思维转变

以美国防部《2023年网络战略概要》为典型的美国网络政策公然要求实施网络空间“前置防御”政策,鼓励网军渗透对手网络进行“先发制人”的进攻性网络行动。网络行动也被纳为美近来推行的“综合威慑”的核心组成部分。美意图通过网络行动与常规军事行动的融合,特别是大力鼓吹在国际法未规制的“武装冲突阈值之下的灰色空间”与对手“持续交战”,加快美国网络作战思维的进攻型转变,加速推动网络空间军事化。在这样的转变下,美不断松绑网络战发起程序,大力扩充网军数量,研发进攻性网络武器,以防御之名公开实施针对中国、俄罗斯、朝鲜、伊朗等国关键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严重破坏他国网络主权。


“公私合作”的升级加码

美军方还在大力倡导“全国家”“全政府”网络安全保障模式,加大三方面合作:一是军民合作,加强国防部与民事部门威胁信息共享、网络行动协调;二是公私合作,在网络军事领域积极引进私营部门技术和能力;三是联邦和地方合作,利用国民警卫队促进联邦政府与州、地方政府的关系。美国防部通过上述合作深度参与到关键基础设施防护甚至是国际规则制定等传统民事领域,在网络空间推进“一体化作战”模式。美国激进的网络行动政策无疑将推动全球陷入网络战阴影,加剧国际网络空间不信任危机,进而影响国际网络安全战略互信与合作发展。不可否认的是,美国已经成为当前网络空间最不稳定的因素。


“联合盟伴”的别有用心

美国将盟伴合作视为“力量倍增器”,积极拉拢开展联合演训,在国际规则制定上搞“小圈子”,意图打造以意识形态为基的网络安全共同体。为更深层次掌控盟伴的核心网络,美国在全球全力推行“前出狩猎”行动,实际是以能力帮扶为幌子,以共享威胁信息为借口,派驻军事人员直接监控受援国家网络。目前,美国已在全球22个国家的70项网络开展近50次“前出狩猎”行动。拜登政府对盟伴积极拉拢在表面上改变了特朗普政府的一意孤行,实际上重回到奥巴马时期强调合作的伪善姿态。但今非昔比,各国对于美国的虚伪行径非常警惕,法国网络防御司令部指挥官艾米里克·伯尼梅森实就曾公开揭批“前出狩猎”行动实为掩护美国网络间谍活动的烟雾弹。不难看出,美国在网络空间推行进攻性行动是着眼赢得大国竞争,信奉零和博弈,企图打造美国在网络空间竞争新优势的举措。这也再次证明,美式霸权是当今世界和平发展的最大挑战。